歡迎光臨廣東克勞迪衛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

股票代碼:838121              中文   |   English

網站首頁              智能廁所              感應潔具              關于我們              新聞中心              服務中心              應用案例

? 2018 廣東克勞迪衛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頁面版權所有 粵ICP備05030989號 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中山

地址:中山市小欖鎮盛豐工業區泰弘中路5號     克勞迪智能廁所電話:0760-2228 7799     傳真:0760-2228 7925    

  • 01

    01

  • 03

    03

  • 02

    02

>
>
【廁所資訊】鄉村公廁也成打卡地?樹屋公廁將落地
搜索

新聞中心

【廁所資訊】鄉村公廁也成打卡地?樹屋公廁將落地

分類:
行業新聞
2019-09-19
瀏覽量
這是一場鄉村的“廁所革命”,也是鄉村發展中思維觀念的一次碰撞和更新。

學生設計·林棲閣

上海的鄉村振興已從擦亮美麗的面孔,漸漸深入到更加專業的領域。

公共廁所是鄉村此前的“盲點”。對適合旅游觀光產業的鄉村而言,吸引更多年輕人愿意前來,公共廁所做得如何其實是非常重要的一環。

近日,同濟大學、韓國釜山大學、日本九州大學招募到來自建筑、規劃、景觀、室內設計、建筑環境與設備工程專業的20多名師生,在上海的水庫村進行田野調查,提交多個公共廁所設計方案。

這些公共廁所,不只是服務設施。從選址、造型到與鄉村水鄉環境的融合,小小的公共廁所聚焦了未來鄉村空間、生態、經濟、景觀、民生等各種效應。其中獲得青睞的方案,即將被水庫村真正采納和實施。

當公廁成為網紅打卡地

尚品書院

前往水庫村調研的那天,恰好上海臺風。大風大雨包圍了水庫村,四通八達的水系以少有的飽滿之態呈現眼前。所有人都意識到,在這方土地進行公共廁所設計,應該與市中心模式截然不同。

市中心狹隘的公共廁所需要標準化、規范化。但這里是江南水鄉,有一望無垠的稻田、白云盡頭的小路、碧波蕩漾的河道,以及接天蓮葉無窮碧的荷塘。僅僅標準化的公廁遠遠不夠,甚至還與水鄉格格不入。

“鄉村振興,美麗的面孔已經被擦亮,現在應該更加深入思考具體、細節的問題。”同濟大學副教授姚棟說。如現代化的基礎設置、民生服務配套進入鄉村時,需要重修道路、河岸、綠化,增加電纜、公共廁所等,這些項目都不宜按照城市模式直接嫁接,每一個步驟、每一個細節,都需要匠心設計。

具體到公共廁所,便利、干凈、無障礙設施、人性化細節等要求已無須贅言,更值得一提的是,從全球來看,公廁已經“美”出了新高度,好的公廁早已不只是廁所,也是網紅打卡地,是人們可以休息、駐足、賞景的公共空間。

比如日本真庭市地鐵站的櫻花樹下,有一座“木之露臺”,整個空間幾乎都由復合木材打造,遠看像一座大型木家具,與飄落的櫻花相得益彰。設計師希望把它打造成“面朝櫻花的驛站”,它不僅美得不像傳統公廁,還兼具休息空間、自行車站、活動場地等復合功能。又比如廣島縣的公園里,有17座大小不一的“紙飛機”公廁,屋頂尖端向北,朝向東西側的出入口充分引入日出日落的陽光,讓人眼前一亮。

此外還有鐵皮懸吊狀公廁、小豆島醬油桶狀公廁等,無不別出心裁,又契合當地特色,以至于一群資深驢友們特意挖掘這些“最美公廁”,使它們成為網紅打卡地。這些公廁的理念幾乎高度一致——讓人舒適愉悅,容易到達,融合環境,兼顧遮蔽和安全性。

那么,對于水庫村的公廁設計,20多名學生會怎么做?

“我們在調查中發現,這里不僅缺乏公共廁所,也極度缺乏供人交流與歇腳的公共空間。”學生聶大為說。公廁的概念已經掀起一輪升級,如市中心的時尚商業體,公廁附近設有專門的等候區,等候區同樣裝修得美輪美奐,成為往來人群駐足休息的空間。鄉村有更好的生態環境和發揮空間,公廁本應做得更好才對。

最終,幾組設計不約而同,把鄉村公廁定位成休憩之所,吸引人與人之間往來的節點。

大開腦洞的“公廁+”

學生設計·蓮池亭

學生張曜麒此前去四川李莊支教,對鄉村一直很感興趣。田野調查時,他詢問水庫村的居民:“需要公共廁所嗎?”村民幾乎答案一致:不需要,想上廁所可以借鄰居家的用。

“我們頓時傻了。本來打算追問需要什么樣的公共廁所,結果也問不下去。”張曜麒說。但是他也理解,本地居民與外來游客的視角并不一樣,正因為這樣的“盲點”,長久以來,鄉村在發展中很少想到“需要公共廁所”。

于是,張曜麒所在的組根據村民的實際需求,選了4個地方設計出一整套“公廁+”方案。

第一個是公廁+公交休息站。學生們發現,鄉村的公交站十分不友好,不僅空間有限,而且沒有頂棚,無法遮風避雨。到了炎炎夏日,人們不得不在暴曬下等候公交。公廁加上可供休息的驛站,一舉兩得。

第二個是荷花池旁的公廁+茶歇。比如廁所放在一樓,二樓觀荷、喝茶、賞景。功能性與觀賞性兩不誤,最大程度融入美景。

第三個是公廁+社區服務站。水庫村由3個自然村組成,北部和南部村民相對多,配套服務相對完善,而中部比較缺乏,連快遞都難以送達。新規劃的村民集中居住區恰恰位于中部,社區服務功能暫時還比較薄弱。學生們為此在集中居住區的廣場上設計了一棟臨時性廁所,結合小賣部、快遞柜,一旦這里舉辦活動,可以把廁所略作轉移,場地變身為小舞臺。

第四個是公廁+兒童樂園。原本路口附近就有小廣場、小亭子,但因功能單一,設計不佳,幾乎形同虛設。其實,吸引核心家庭的孩子前來玩耍,是社區鄰里關系中的核心抓手。往往孩子來了,家長們也會來。而在看護和等待孩子的過程中,家長們彼此之間自然而然會形成新的聯系,人際關系的紐帶由此緊密延伸。

聶大為說,他們按照環境把水庫村分為幾類:水塘、農田、小路、樹林。不同的鄉村環境,分別對應不同的設計。

比如說,有一組設計了荷塘中的亭子,它可以供采藕人、游客享受美景。亭子設想用高反射材料組成,碧波水景映射到亭身,它與環境混為一體,仿佛消失在粼粼波光中。

也有一組選址是樹林。以一棵大樹為背景,廁所架空到2層,仿佛一座“樹屋”,保證如廁隱私的同時,又讓人可以在高處俯瞰周邊環境,廁所下方還能遮風避雨。

又比如田野中的公廁,可以吸引游客親近稻田。學生們設計了兩條路通往公廁。一條道路快速到達,另一條小路蜿蜒穿行在田野中,讓經過的游客們切身感受水稻一年四季的不同樣貌。建筑立面呈現退臺式變化,每一階平臺種植不同的水稻,公共座椅旁展示水稻種植流程。坡屋頂形態,與附近的溫室大棚遙相呼應,結合中式材料,公廁成為綠色稻田中的驛站和風景。

鄉村的生活服務設施究竟該怎么做?這次團隊的共識是:達到現代標準還不夠,必須增加人與人的交流、互動、聚集。以天為被、以地為席的鄉村景觀中,小小的公廁長期以來都被忽視。但它們其實可以肩負更深刻的文化內涵與社會價值。

刻意慢下來,停留和發現很重要

路口景觀

漫步在水庫村,學生黃曉軍明顯地感受到,同為江南水鄉,這里與浙江烏鎮有所不同。發達的水系、荷塘、漁業與水稻等農作物共同構成生態譜系,每一段自然環境各有差異,有自己的水鄉特色。

2018年,水庫村被列為上海市首批鄉村振興示范村創建單位之一。它位于金山區漕涇鎮,舊時俗稱“水庫里”,因水網密布、縱橫交錯、河寬漾大而得名。村域面積3.66平方公里,耕地面積3336畝,戶籍人口1763人,以水稻種植和水產養殖為主要產業。全村現有大小河道33條,總長約23公里,最寬處達110米,村域水面率接近40%。還有70多個小島、半島點綴其中,主要河道水質常年保持在Ⅲ類水標準,堪稱“東方羊角村”,是金山區水面覆蓋率最高的一個村。

沿著水庫村的河道坐船,幾位村民在岸邊垂釣,穿過形態各異的特色拱橋,水鄉風貌徐徐展開,甚至就連已經廢棄的溫室大棚框架,在水岸的微風中都呈現出一種工業結構之美。這里的多處碼頭正在建設中,未來打算開發一條沿河瀏覽的水上景觀線路。

被采訪的師生們反復強調,所有設計都以水系環境為出發點。從水上之路的視角,黃曉軍所在的組別出心裁,設計了一個能在水上移動的公廁。公廁安在一條船上,它可以在任意地點靠岸,隨時上下,沿水路移動,把多座水上橋梁作為驛站,兼具商業活動設施,豐富游客的體驗。同時也考慮生態可循環,把原有的廢棄溫室大棚改造成污水回收中心,并且作為肥料基地,構成可循環的系統。

盡管這番異想天開理論上可行,但實際操作成本很高。最終,“樹屋”公廁方案相對操作簡單,可復制,即將成為水庫村的落地項目。

而學生們提交的創意,局部可以單獨拿來參考。比如廢棄的溫室大棚,可作為生態循環或者水處理設施,配合科學展示教育。到了周末,大棚底下還可以策劃豐富的農村市集,提供移動餐車,內容足夠精彩的話,同樣能吸引城市年輕人周末時前來。

“有了這些專業人士,我們也在改變自己對水鄉的理解。”水庫村所在的漕涇鎮副鎮長高楠說。

重新認識什么是好的鄉村

沈家宅景觀

提交了那么多景觀設計方案后,學生們也對鄉村振興有了自己的思考。

有人說,粉墻黛瓦的風格很好,但江南民居太多,假如缺乏獨到的細節和匠心設計,鄉村又會出現另一種“千村一面”,容易失去原有的特色。

黃曉軍坦言,從一個普通游客角度看,目前上海鄉村新建成的東西比較統一,也就缺乏獨特吸引力。不僅風景類似,活動也相似,比如一說鄉村旅游,就是采摘、攝影、民宿和農家樂。當然,這幾種方式并非不可以,但不同鄉村最好能各有側重,至少內容上需要找到人無我有的“核心亮點”才行。

“比如戲劇節之于烏鎮,就是它區別于其他水鄉的獨特魅力。上海的鄉村需要充分挖掘、整合原有的特色,而不是整齊劃一地變成同一種水鄉風貌。”黃曉軍說,水庫村也是如此,以水系視角為核心項目,再加上吃喝玩樂的完整配套,就能吸引人近悅遠來。

其次,也有學生認為,上海目前的鄉村體驗,精力花在幾個分散的點上,還沒有形成完整的品牌。“半天的行程,能否被一個村的參觀點都塞滿?是不是除去吃飯,1小時看完就想走?”有人這樣問。

換句話說,當一個村子或者一個片區成為整體的品牌對外輸出,其文化影響力方能讓年輕人愿意在這里生活、創業,形成良性循環。

張曜麒回想起自己在李莊支教的生活。那里充滿熟人社會的人情味,大家把鄉村的空間當作自己家一樣,路上有人亂扔垃圾,村民們會上前阻止。幾乎每一個社區項目,當地村民都熱情參與,主動提出想法。而上海的鄉村,盡管基礎設施相對好,但村里留守老人較多,外來租客不少,年輕人大多移居別處,漸漸趨向一個“陌生社會”,人情關系日趨淡漠。

“在我看來,鄉村振興的一個簡單判斷,就是人們是否愿意在這里生活。不只有美麗的鄉村環境,更需要營造良好的人際關系。有人的地方才有一切。營造鄉村的社群文化,是一切的基礎。”張曜麒說。

有人的地方才有一切。

助赢彩票软件 手机